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  • 熱點資訊
  • 2019-06-27 08:47:08
  • 來源:中國政府網

  6月26日,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,請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歐青平,青海省扶貧開發局局長馬豐勝,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副州長向貴瑜,山西省呂梁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臨縣縣委書記張建國,圍繞“聚焦深度 攻堅克難”介紹有關情況并答記者問。

  深度貧困地區是脫貧主戰場

  “深度貧困地區仍然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短板,也是我們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主戰場。”歐青平介紹,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之所以難度大,主要有5方面原因:第一,深度貧困地區集革命老區、民族地區、邊疆地區為一體,脫貧攻堅的難度大;第二,深度貧困地區的基礎設施和社會事業發展滯后;第三,深度貧困地區社會發育滯后,社會文明程度比較低;第四,深度貧困地區生態脆弱;第五,深度貧困地區社會經濟發展滯后,自我發展能力較弱。

  雖然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難度大,但到2018年年底,作為全國“三區三州”深度貧困地區之一的涼山州累計減貧65.9萬人,貧困發生率降至7.1%。向貴瑜表示,涼山的辦法是以發展引導形成內生動力,以內生動力進一步帶動深度發展。精準脫貧攻堅以來,涼山州變化最大的就是人與路。現在隨著一條條山路的打通,鄉村旅游、特色農產品貿易蓬勃興起。彝族群眾從過去的要我修路,轉變為我要修路。大涼山建成農村公路1.4萬公里,通村率已達99.99%。今天彝區群眾正順著這一條條懸掛在懸崖峭壁上的“天路”,走出大山,擁抱世界,真正實現了“人修了路、路改變了人”。

  立足優勢推進產業扶貧

  深度貧困地區如何發展致富產業?馬豐勝介紹了青海省的經驗。近年來,青海立足高原優勢,重點抓了3方面的產業扶貧。

  一是充分利用高原冷涼氣候和天然牧草的優勢,發展牦牛和青稞產業。通過財政補貼、小額信貸、互助金補助,扶持貧困戶發展到戶養殖和種植。通過組建專業合作社,做大基地、做強規模。通過建立扶貧產業園,主要是搞精深加工和“產供銷、農工貿”一體的現代農牧業。

  二是充分利用青海光照資源豐富優勢,大力發展光伏扶貧產業。去年第一次實現了青海貧困村光伏扶貧項目全覆蓋,每年扶貧收益達5.7億元。在深度貧困地區達到2.46億元,村均達到32萬元。

  三是充分利用青海特有的自然、人文景觀,大力發展鄉村旅游、民族文化產業。大力發展鄉村旅游扶貧,目前全省的深度貧困地區已經有61個村通過特色鄉村旅游扶貧項目實現整體發展、全面增收,帶動貧困群眾2.18萬人。大力發展唐卡、盤繡、民族服飾產業,帶動近4萬貧困群眾從事民族手工藝加工制作。

  統籌生態生計 協調增綠增收

  生態脆弱與深度貧困相互交織,如何兼顧生態保護和扶貧開發,是當前脫貧攻堅一大難點。張建國介紹了臨縣統籌生態生計、協調增綠增收的經驗。

  臨縣創新貧困群眾參與生態建設機制,組建扶貧攻堅造林合作社,讓貧困群眾成為參與主體、受益主體。2016年以來,全縣組建合作社313個,吸納農村勞動力1.5萬人參與造林,其中吸納貧困勞動力9000多人。2016年至2018年,臨縣累計造林99萬畝。在實現增綠的同時,帶動貧困人口增加了4方面收入:

  一是退耕還林領資金。2017年至2018年實施退耕還林78.6萬畝,涉及貧困戶4.2萬戶,戶均每年領取退耕還林補助1800多元。

  二是造林護林拿薪金。2018年臨縣313家扶貧攻堅造林合作社全年完成造林56.5萬畝,涉及貧困勞力9000多人,人均造林務工收入1.3萬余元。近兩年,全縣已聘用貧困護林員2280人,年人均工資6000元。

  三是生產經營得現金。臨縣累計實施紅棗、核桃經濟林提質增效63萬畝。同時,推廣“林藥套種、林豆間種”模式,配套發展林下經濟10萬畝,增加經營性收入。

  四是流轉入股掙租金。臨縣制定出臺林地流轉獎補政策,推動林地入股合作社,發展適度規模經營,增加財產性收入。生態產業成為脫貧的新業態和增收的新渠道。

  張建國表示,臨縣這兩年老百姓增收了,生態環境也在逐步改善,初步實現了增收和增綠、生態與生計的互促雙贏。 

         
双色球杀号